柚子社长

佛系(幽灵式出没)

唐门弟子...恭送门主夫人...

[柚天]选择(7)

1.算是高虐预警吧,放心放心下章就有糖了,毕竟在下刚回来怎么能一直制做玻璃呢hhh


2.文被屏蔽了再发一遍





3.剧情上天天快要去日本当教练了哦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








金博洋放下手机,焦虑的看着窗外。








“真讨厌下雨呢。”








金扬从门缝中探出一只头来,显得有些滑稽。








“嘿,想啥呢?”








金博洋看看他,摘下眼镜说到:








“刚才给闫哥打电话,可是打了好几个也没人接,上午的商演也没来看。”








金扬看了看手表,一脸没心没肺地说到:








“现在这个点他应该在宿舍,放心啦。”








“好吧....”








金博洋看着窗外的绵绵细雨,心中不悦。








“感觉又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傍晚,雨越下越大,金博洋躺在床上,看着一直没有回复的消息,微微叹息。正当他要睡着的时候,手机的铃声将他再一次吵醒了。








“喂。”








“天天,天天!你赶紧来第三医院一下,快!”








“怎么了大晚上的。”








金博洋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在床上寻找着眼镜。








“闫哥他吞了一瓶的安眠药,具体的来不及说了,你快点。”








“什么?!”








当金博洋挂断电话,来到医院时,只见门口围着一群人,金博洋全都认识,闫哥的亲属和副教练。








“天天。”








金扬揉了揉发红的眼睛,看着金博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闫哥呢,他有没有事?!”








“他吞了那么多的药就没人第一时间发现吗?!”








这一连串的问题,使金扬再次陷入混乱。








“天天你先别激动。”








“我怎么能不激动?!”








就当金博洋进一步询问时,病床推了出来,躺在上面的人被白色的床单盖住了脸没有呼吸。








金博洋看着医生跟闫涵的爸爸妈妈交谈着,哭喊声越来越大,那种声音是金博洋最不想听到的。








他愣愣的站在那,没有说话,没有任何动作,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头人一样。








“骗子。”








“说好一直陪着我的呢。”








“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啊。”








泪水,将眼镜打湿变得模糊起来,金博洋的近视使得他失去了眼镜只能看见小范围的物体,但是那一刻,他却看得格外清晰——闫涵父母的哭喊声使他再一次回到了三年前的下午。








“其实上次比赛的时候,闫哥就已经决定退赛休息了,他没来得及告诉你。”








“闫哥脚上的伤使赛绩下滑,粉丝还好,但网上的喷子实在是太多了。”








“你不要太自责,闫哥他也不希望你这样下去。”








金博洋躺在床上,想着金扬昨天晚上对他说的。








“你不懂....”








“他是在许教练走后唯一一个代替教练照顾我的。”








“可是....他是个骗子,他骗我会一直陪着我。上周还答应跟我一起过生日。”








“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金博洋拿起手机,拨向了教练的手机号,拨通后紧闭上双眼,害怕自己会反悔。








“博洋,有什么事吗?”








“教练,我要隐退。”








文莫名被禁,真调皮

[柚天]选择(6)

1.老规矩

2.这周都更选择了啊,那下周就更歌舞伎好了,如果把歌舞伎改成be @采采卷耳 转移仇恨

“天天!给你。”

闫涵一路小跑过来,拿着一个热水袋。

“还好吗?”

“还好,还有几分钟赛前练习?”

“5分钟。”

现在的闫涵可以说是又当爹又当妈,天天伺候着一个叫做金博洋的小孩。

“那我先走了。”

金博洋捂着肚子就要离开,可却被闫涵拽住。

“一粒,多喝水。”

“哦。”

闫涵看着金博洋吃完药后才放心的长舒一口气。

“哥,你别老照顾我,你自己也要照顾一下啊。”

“而且啊,我听说你最近老看手机上的新闻。别看,听我的,那些都是负面的我怕你会影响心态。”

“去你的,你哥我天天照顾你还嫌弃我,哪天我还撒手不管了呢,哼。”

闫涵看着金博洋,装作生气的样子将他推出房间。

“加油!”

“嗯。”

赛前练习——

金博洋在冰上一直小心翼翼地捂着肚子。冰上的寒气好像更加深了腹痛,强烈的腹痛使得金博洋直不起腰。

另一旁的羽生结弦一直观察着金博洋的练习,眼睛里好像有星星,闪闪的。

“前辈的Costume是白色的啊。”

羽生结弦感叹道。

金博洋这次的Costume是白色暗纹的款,上面的花纹是金扬和王金泽的创意,这件Costume可以说是金博洋最满意的一件了。

“要不要去打声招呼,前辈脸色很不好的样子。”

羽生结弦看着金博洋心想到。

金博洋捂着肚子,白色的Costume衬着金博洋的脸色更加苍白,他的额头渐渐出现一层虚汗。

他看了看时间,决定再练习一次四周跳就结束,而羽生结弦也开始往金博洋那滑行,想要过去打招呼,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金博洋刚要起跳,却跟旁边的俄罗斯选手撞在了一起。

金博洋痛苦躺在冰面上微微抽搐,白色的Costume上已经沾染上了点点血迹,另一边的俄罗斯选手只能勉强站起。

他企图用手支撑起来,但是腹部的剧痛和额头上新增的伤口让他不得已再次躺在冰面上,金博洋的眼睛好像看不见任何东西,只有一片白茫茫的冰面。耳鸣声越来越大,直到后来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才迫不得已地睁开眼睛。

“是他啊,他今年升组了呢,真好……”

金博洋看见羽生结弦慌张的容颜,不禁感叹道。

羽生结弦看见金博洋碰撞后先是一愣,不知怎么心里像是缺失了一角,他急忙喊来医生然后快滑过去。闫涵等人看到后,也急忙跑过去。

金博洋身边逐渐围了一群人,羽生结弦抱着金博洋离开冰面,裁判看到金博洋的伤情后,问到:

“金博洋选手需要退赛吗。”

闫涵看着金博洋,刚要脱口而出的“退赛”却被金博洋那过分白皙的手捂住了嘴。

“不退赛……”

金博洋虚弱的说出那三个字,看着闫涵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我没事,我还能继续。”

闫涵看着金博洋被医生带走包扎,泪水不禁从眼眶中流出。

“不要那么拼命啊,我们只有你了……”

医生扶着金博洋离开,途中金博洋看到了羽生结弦那熟悉的容颜,此时眉头却皱成了川字焦急地看着金博洋。

金博洋对他笑了笑,露出了那颗小虎牙,淡淡发紫的嘴唇无声地说着

“ありがとう……”

羽生结弦看到了,他突然感到内心剧痛,但又有着一股熟悉感,就好像,他一起以前看到过前辈那温暖的笑容。

那场比赛,最终由第一次升组的羽生结弦取得了金牌,而因为受伤导致五个四周跳只完成一个的金博洋凭借着短节目的超高分数,取得了银牌。

颁奖的时候,金博洋头上包括脖子上得绷带刺痛着羽生结弦的眼睛,羽生结弦一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直到金博洋回过头来向冠军祝贺,羽生结弦才回过神来。

“恭喜,你很厉害。”

金博洋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足以温暖羽生结弦的笑容。

那个笑容,一直印在羽生结弦内心深处,连带着羽生结弦对金博洋的情感一起,藏起来。

风暴,从未停歇过。

[柚天]选择(5)

1.老规矩不说了

2.最近事发生的也比较多吧,心里有些压抑再加上前几天就有点感冒,量了体温39度,所以更新会比较慢错别字之类的请见谅。

“许教练!”

金博洋一路小跑,追上了许教练。

“天天?”

“我今天跟您顺路,我要去我小姨家。”

“哦。”

许教练笑着看了看金博洋,感叹道

“天天又长高了,你刚来我那的时候还刚到我腰那哈哈。”

“那是许教练投喂的好。”

其实金博洋并不去他小姨家,这只是一个借口,一个善意的谎言,因为……

今天,在那条马路上会有一辆车超速,它是导致许教练住院的罪魁祸首,金博洋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个日子。

“许教练,明天的训练内容是什么啊?”

金博洋和许教练走到那条马路时,金博洋有意的拖延时间。

“你上次不是说想试鲍步嘛,明天练练柔韧度上冰看看效果,说不定能加到锦标赛的节目里。”

“好的。”

“这个给你。”

许教练拿出一颗糖给金博洋。

“女儿给的,我又不吃哈哈。”

金博洋看见红灯转变为绿灯后,想要向前走。

“金博洋!”

可是一阵汽车喇叭声伴随着许教练的大喊声穿过金博洋双耳,金博洋先是一愣,看着许教练将自己推走,然后看到了失控的汽车……

“许……许教练……”

许教练倒在血泊之中,汽车也慢慢停了下来。

金博洋被自己眼前的一切给震惊了,他宁愿相信自己在做梦,或者躺在那的是自己。

但是……

这是现实……

他没有做梦,也没有幻想……

他还是没有改变,即使多活了一世……

金博洋看着天空,头部强烈的阵痛使他闭上了眼睛,倒在地上。

“天天?天天?”

金博洋闻到那个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以及叫唤声而醒来。

“闫……哥?”

金博洋睁开眼睛,看不到东西,慢慢的眼睛适应了强烈的光照,看见了面前的人。

“我……”

金博洋话未说完就被闫涵突如其来的拥抱喘不过气来。

“闫哥?”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闫涵松开金博洋,揉了揉他的脑袋,笑着。

“闫哥……许教练呢?”

金博洋问道。

闫涵看着金博洋脸上的笑容突然僵硬,随后捂住嘴开始哽咽,不再看金博洋而看窗外,像是在回避着什么。

“许教练呢?”

金博洋低下头,看着自己手里许爸爸给的糖,沉默着。

“局里已经给你安排新的教练了……”

那句话,闫涵始终没有说出口。

“许教练……是不是不能再醒了?”

金博洋看着闫涵,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强忍着那些剧痛说到。

闫涵并没有回答,只是闭上眼睛,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金博洋看到闫涵的动作后,泪水不禁从眼眶中流出,金博洋低下头,小声地呢喃道:

“我还是没有改变什么……”

金博洋的行为吓到了闫涵,闫涵急忙到金博洋身边,看着他的眼睛。

“天天,你还有我们!”

金博洋已经哭肿的眼睛盯着闫涵,随后抱住闫涵的脖子开始大声哭泣,就像个伤心过度的孩子,哭的没有形象,边哭边说着:

“我还有你们啊!”

闫涵看着怀里的金博洋,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叫他哥哥的小孩,现在哭成这个样子,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你要退赛吗?”

闫涵看着金博洋,问到。

“不!”

“好,我会跟你一起加油,不让许爸爸丢人。”

没有过多的语言,只有闫涵对金博洋的信任。

窗外下起毛毛细雨,天空灰蒙蒙的。

许教练离开的时候,金博洋刚刚过完19岁生日。

日本——

“羽生!你的四周跳不要太着急落冰!”

“我知道了老师!”

羽生结弦擦了擦汗,看着冰场的屏幕上闪现出的金博洋视频。

“马上就能见面了呢,前辈!”

中国——

“博洋,你的跳跃再稳一点!”

金博洋的新教练,刘教练喊道。

“好的!”

金博洋看着锦标赛倒计时的牌子,擦了擦脸上的汗。

“这次一定要拿到好成绩!”

[柚天]当歌舞伎遇上京剧(4)

1.老规矩不说了

2.考试前最后一更

3.我卡车了,下章继续

金博洋一只手支撑着越发沉重的头,另一只手点了一下羽生结弦的肩膀。

“喂,起来了。”

羽生结弦趴在桌子上,微微颤抖了一下。

“没事吧?嗯?”

金博洋询问道,他可不想惹祸然后被老头子训。

“唔,前辈我好困啊~”

“你房间号多少,我送你回去。”

“好像是604~”

因为酒精再加上刚才小睡,羽生结弦现在就是不知所云的状态,金博洋将羽生结弦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打算将羽生结弦扛到房间。

“别乱动啊,这这这。”

明明只需十分钟,但在羽生结弦极度不配合的情况下,(比如说抱住金博洋不走或者开吐)金博洋花了半个小时终于看到了那‘金光灿灿’的604门牌号。

“快去睡吧,门卡给你。”

就当金博洋就要走的时候,羽生结弦抓住金博洋的手将他摁在墙上。

“嗯?想壁咚我?”

“嗯~”

羽生结弦笑得满脸灿烂,像是喝多了酒的小傻子。

“别闹了,明天还有演出。”

金博洋想要挣脱离开,可羽生结弦显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刚开始还笑得阳光灿烂的羽生结弦突然抱住金博洋哭了起来,这行为把金博洋给吓坏了。

“我多么想喝醉后告诉你我喜欢你,可是我不会醉……”

“你已经醉了……”

“我没有!”

羽生结弦的话使金博洋不禁震惊,随后金博洋恢复往日正常的神情,继续询问道。

“你喜欢我吗?”

“嗯”

羽生结弦抱着金博洋回答道。

“哪种喜欢?”

“爱情……”

“多久了?”

“不知道……”

羽生结弦的回答让金博洋哭笑不得。

“我想知道你的回答。”

羽生结弦的声音逐渐微弱,像是害怕听到自己不愿意听的结果捂上了耳朵。

“请给我一天的时间……”

金博洋并没有立刻回答羽生结弦,而是提出了时间要求。

“为什么?”

“这个不能告诉你。”

说完,金博洋将房间打开。

“快点睡吧,明天是中日合作的演出。”

“嗯……”

金博洋看出羽生结弦眼中的失落,但还是一狠心离开了。

“喂?”

金博洋接通了电话,里面传出了好搭档的声音。

“这么调别人胃口可不是你啊,天总。”

“哈哈,你都看见了?”

“那当然,为了这个我都趴墙角半天了。”

“辛苦你了。”

“不辛苦,事成之后叫你们家那位请吃完饭好了。”

“哦~”

金博洋挂掉电话,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后台,已经画好妆的金博洋等待着某人的到来。

“早上好,前辈。”

羽生结弦仍然叫着金博洋‘前辈’,好像昨晚任何事没发生一样。

“昨来何以至,天应分付与,晚兴寄青云,上闻黄鹤言,答效莫支持,案迟吟坐待。”

羽生结弦轻轻的朗诵着诗词,好像是在提醒金博洋什么事情。

“前辈觉得怎么样?”

“果然昨天的事他还记得……”

金博洋的内心在咆哮着,而面目却没有任何表情。

“还可以。”

羽生结弦看到没有效果,只好坐在镜子前化妆准备上台。

这次的中日合作曲目为《霸王别姬》,由八代目阪东染二郎(羽生结弦)来扮演霸王项羽,而金博洋则扮演虞姬,这部剧意义非凡,同时也是为羽生结弦打好基础的一次演出。

金博洋身着鱼鳞甲,头戴如意冠,双手已经出汗。舞台的灯光已经适应,台词从金博洋的脑中闪过。

“大王啊,此番出战,倘能闯出重围,请退往江东,再图复兴楚国,拯救黎民。妾妃若是同行,岂不牵累大王杀敌?也罢!愿以君王腰间宝剑,自刎于君前。”

金博洋看着羽生结弦,双眼满满情意,这让羽生结弦有点疑惑,羽生结弦多希望那眼中的情意是真的而不是表演。

“怎么!”

羽生结弦急问,表现出慌张的神情。

“免你牵挂。”

“妃子,你,你,你,不可寻此短见啊!”

“大王啊!”

汉兵已掠地,四面楚歌声,君王意气尽,妾妃何聊生。

“妃子,不可寻此短见啊!”

金博洋欲夺其腰间宝剑,羽生结弦转身避开。

“不可寻此短见!”

金博洋再索宝剑,羽生结弦再次避开。

“妃子你,不可寻此短见!”

金博洋第三次索要宝剑,羽生结弦又复避开。

“妃子,不可寻此短见啊!”

“汉兵,他,他,他,他杀进来了!”

金博洋指向帐门口,羽生结弦不知有假转身去看。

“待孤看来…… ”

待羽生结弦一回头,金博洋即抽出他腰间宝剑……未几,羽生结弦意识到受骗,忽一低头,惊见腰间抽空的剑鞘。

“啊!这—— ”

羽生结弦猛回头向金博洋,惊呼。话未出口,已见金博洋自刎于前,羽生结弦顿足不已。

众侍女扶金博洋下场。

尽管只是演出,但是羽生结弦动了真情,看见金博洋倒在自己身旁,泪流不止。

观众看到这一状态,都为羽生结弦和金博洋精彩的演出拍手叫好。

而真相,只有他一人知道。

[柚天]你在哪

被同学怂恿来挑战短篇be小文

灵感源自老师上课讲的马航事件……

不喜勿喷,避雷注意

春天,日本的关东樱盛开的季节。
一阵清风吹来,美丽柔弱的花瓣便轻轻地飘落下来,落在羽生结弦容颜如玉的脸上。
羽生结弦轻轻拾起一朵掉落的关东樱,将它夹在护照里面。
护照里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签证,像是环游世界的旅行家。
“你在哪……”
羽生结弦望着天空,小声地诉说到。说完,便拉起旅行箱,朝着机场走去。
羽生结弦已经用完了一个护照,可是……
他还没有找到他……

金博洋, 4年前乘坐马航MH370,与飞机上239人一起,下落不明……

羽生结弦他并没有孤独的待在只有他一个人的家里,他踏上了寻找他的旅程,4年内……他始终没有放弃。

他相信,金博洋……会在一个国家中出现
并且容颜未变,还留着与他美好的记忆……

满600fo了啊,真的是很感谢你们一直陪着我,我很开心有你们的陪伴,入坑现在已经差不多一年了,从最初的冷圈也渐渐热了起来,看着圈子热起来我心里也暖暖的,不在孤独了呢!谢谢你们,也谢谢 @雪代的东方快车 你,有你们在,我感觉很幸福

社长:要不要开个新坑呢?
媳妇:咱俩的联文
小花盆:你的两个坑
耳朵眼炸糕:我的《选择》!
社长:好吧……